被困兩個多小時的周玉傑被營救出來。
消防官兵在狹窄的溶洞實施救援。
  “我就喜歡探尋地底深處的奧秘,溶洞探險可以滿足我的興趣。”5月23日中午1點過,德陽綿竹19歲的探險愛好者周玉傑和呂鵬,在金花鎮吉祥村的一個深約200米的溶洞探險時,周玉傑被困洞底。
  在被當地消防官兵救出後,周玉傑接受了華西都市報記者的採訪,“這是我探訪的第四個溶洞,雖然這次探險被困,但是不會讓我的探險腳步停下來,我會總結,在工具和身體等方面做好準備後,向著下一個溶洞出發。”周玉傑說。
  探訪的前三個溶洞

  “幾乎沒人去的才有吸引力”
  “這是我探尋的第四個溶洞,上一個是在邛崍的一座高山上。”被營救後,周玉傑告訴記者。據周玉傑介紹,以前他在一部紀錄片上看到探險者去地下溶洞,“那美麗的石鐘乳,與眾不同的植物,還有動物,都深深地吸引了我。”就這樣,周玉傑開始了自己的溶洞探險路。
  “前面三個溶洞探險都很順利。”周玉傑說,他們探訪的都是幾乎沒有人去或者鮮有人去的溶洞,“已經被很多人造訪的溶洞就沒有多少吸引力了。”
  “邛崍山上那個溶洞大約有100多米深,裡面有開著美麗花朵的植物,還有很大的老鼠。”周玉傑說,特別是洞里的流水,十分清澈,“用手捧起來就喝,很甘甜。”
  想征服第四個溶洞

  結果被困200米深洞底
  “這次我聽說金花吉祥村的山上有一個洞子,據說很深,沒有人進去過。”周玉傑告訴記者,他一聽到這第四個溶洞還沒有人去探訪時很興奮,然後就招呼他的朋友呂鵬一同結伴前往。
  周玉傑回憶,當時是5月23日12點過,他倆進入洞中,然後在洞里艱難地摸索了1個多小時,周玉傑先下到了洞底,大約200米的深處,“這是一個漏斗型的洞,岩壁比較光滑,基本上沒有辦法附著力,只能靠繩索。”周玉傑說。
  當時呂鵬還在上一個凹凼處,正要準備下去的他,突然聽到洞底傳來周玉傑的喊話,“他叫我別動,說下麵沒路了,而且水沖刷得很厲害,他被困了。”呂鵬說,他讓周玉傑拉著繩子走,但失敗了,“我又拉了他一次,也沒有拉上來。”
  “我沒勁兒了。”周玉傑說,他被水沖得睜不開眼睛,爬了一段的他摔了下去,背和屁股摔傷了,“不過不嚴重,擦破了點皮。”
  見自己的力量沒有辦法讓同伴脫困,呂鵬折身走出洞來報警求助。
  消防官兵趕到之後立即展開救援,16時10分,救援人員將被困2個多小時的周玉傑安全送上地面。
  救援

  腳下是深淵、頭頂是利石

  消防官兵地下200米救人
  5月23日14時40分,德陽市公安消防支隊綿竹玉妃路中隊的5名消防官兵抵達溶洞。
  溶洞周圍,荊棘遍地、陡峭難立,呂鵬介紹了洞里的情況後,救援人員將安全繩固定在大石頭上,四名官兵攜帶安全繩、頭燈等工具開始向溶洞進發。50米、100米…救援人員艱難前行,一步步接近被困者,而溶洞卻深不見底,救援人員不斷叫喊周玉傑的名字,但始終沒有任何回應。
  當救援人員下到溶洞下100米左右時,洞的空間越來越小,且岔洞越來越多,他們一面做好記號,避免迷路,一面繼續前行。洞中有時空間小得只容一人通過,而腳下是深淵、頭頂是利石,每前進一步,都有如履薄冰之感。
  當救援人員下到一個十分狹小的洞口時,安全繩顯示這裡已經距離洞口已有足足110米深,萬一安全繩發生意外,他們將會難以回到地面,於是,決定在此留下2人,固定好安全繩、並隨時關註上方情況。
  15時28分,大約又向下降了約七八十米,救援人員在一個大約10米高的峭壁下麵,終於發現了被困的周玉傑。救援人員將安全繩拋向周玉傑,他將安全繩系在自己腰帶上後,救援人員一齊用力,將他拉了上來。
  李倩譚成林華西都市報記者唐金龍攝影報道
創作者介紹

舊屋翻新

ia30iazmw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